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12看书 > 梦回大明春

040【一字之别,道统之争】

梦回大明春 | 作者:王梓钧 | 更新时间:2020-04-20 21:07:40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至尊神医之帝君要下嫁都市超级邪医从精神病院走出的强者霍三爷,宠妻请克制剑临诸天叶玄全本小说叶玄叶灵绝世高手薄爷的小祖宗又轰动世界了腹黑将军喜当爹第一战神方寻孙静雯
  王阳明已经搬家了,之前住的是小溶洞,阴冷潮湿。由于他经常在洞中推演《易经》,因此将小溶洞命名为“玩易窝”。

  龙岗山上有个大溶洞,后世称之“阳明洞”。

  王阳明将之命名为“阳明小洞天”,又因在“玩易窝”以东,简称其为“东洞”。洞外有苗民帮他修建的几间茅草房,叫做“何陋轩”,是王阳明的卧室、书房和教室。

  此时此刻,王阳明没有讲课,而是拿着锄头在听课。

  土匪商富权一边刨土,一边用汉苗双语教学:“这种地啊,一看天时,二看地利,三看人工。天时就是二十四节气,什么时候播种,什么时候收割,老祖宗早就晓得了。地利也不提,龙岗山上没有地利,这种山地种出来收成不好。所以我们就要看人工,要翻土,要挖陇,还要施肥。你们苗人,就不晓得人工。放把火一烧,就挖坑埋种子。这不行,都跟我一起学翻土!”

  这是苗人帮王阳明烧出的一片荒地,地里堆积着草木灰。

  由于缺乏耕牛和铁犁,大家只能用锄头硬挖。

  甚至锄头都不够,那些生苗拿着石铲,翻地的效率感人肺腑。

  王阳明带着两位仆从,模仿土匪的姿势,从零开始学习种地。好在前两天下雨,土壤较为湿润,否则仅是翻地就能把人累死。

  商富权弯腰捡起几块石子,扔得远远说:“石头不能留在土里,但可以围起来做田界。”

  于是,王阳明又去捡石头。

  干了半天农活,王阳明累得腰酸背痛,感慨道:“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今日始得躬耕之不易也。”

  这是开荒,当然不易!

  王阳明也就带了几十两银子过来,一路旅费就用去不少。他还要购置纸墨,贵州盐价又贵,顶多能撑到明年,必须学会自己种地才行。

  主仆三人在这儿慢慢翻地开荒,几个土匪则去了苗人寨子,教导生苗如何挖茅厕,如何堆肥发酵——这些苗人都是随地拉屎的,不知晓大小便之宝贵。

  “大爷,来了好多人!”

  正在偷懒休息的王长喜,突然指着山下。

  王阳明立身远眺,笑了笑,复又弯腰翻地。

  大概过了两刻钟,司学诸生全都来到山上,王渊作揖道:“阳明先生,我等是来求学的。”

  王阳明说:“且待我把这块地翻完。”

  “这个好办,”王渊对陈文学三人拱手道,“宗鲁兄,此处有三把锄头,你与一位佰长,领一百人,每三人一组,以半刻钟为期轮番耕地。伯元兄,子苍兄,你们与另外五位佰长,带着其他人搬运石块。不限此块土地,已经烧荒都可去捡石头。”

  “好说。”陈文学笑道。

  王渊又对诸生说:“若有人不愿劳作,可自去花册勾销姓名。”

  无人退出。

  便有纨绔子弟,也带着各自随从,大可把劳作任务,交给手下去完成。

  陈文学、汤冔、叶梧、李应等人,为诸生之首。他们带头干活,余者自无二话,反正人多办事快。

  王渊又按十人小队为单位,每队划分区域,轮番过去翻地捡石子。这样既有条不紊,又提升工作效率,还能防止胡乱踩踏已经翻出的耕地。

  王大爷扶着老腰坐下,捋胡须说:“此为干员也!”

  两刻钟之后,未耕之烧荒地,地表散乱石块已经捡完。已耕之烧荒地,捡石者等待翻土者将石挖出,怎奈锄头只有三把。

  王渊喊道:“可以了。今日劳作者记下,明日再耕,且听先生讲课。”

  有个带了随员的军二代,突然不耐烦道:“没有那么麻烦。陈一栋,李岩,你们去挖地。谁还带了随从的,派一个去挖地,三把锄头就分完了。我们这些生员,只听阳明先生讲课即可!”

  王阳明没有反对,但也不赞许。

  诸生散乱坐于荒野,有的还把果脯、肉干拿出,三三两两倒酒满上,似乎想一边听课一边喝酒。

  王阳明亦不训斥,朗声说道:“开篇讲《大学》。非程朱之新本,乃前朝之旧本。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此为亲,不为新……”

  宋公子突然站起来,打断道:“阳明先生,朱子说,此处‘新’当作‘新’,你是不是讲错了?”

  “没讲错,”王阳明微笑道,“旧本为‘亲民’,我也认为是‘亲民’。”

  诸生骇然,瞠目结舌。

  王阳明开讲的第一句话,就跟朱熹杠上了,直接驳斥朱熹的错误。

  而且,还是在挖理学的根基!

  “亲”与“新”,一字之差,悬殊万里。

  明明德,亲民,止于至善,这是儒学的三纲。

  朱熹是这样解释的:每个人都有光明品德,这是天理,也是天性。但光明品德,有可能受到蒙蔽,应该去发现它、点亮它(明明德)。在获得光明品德之后,还要去引导别人,让所有人都获得光明品德(新民)。由此就能让万物天理达到完美及至,达到个人理想与社会责任的统一(止于至善)。

  而王阳明,想通过“亲”与“新”的差别,直接从儒学三纲的层面争夺道统。

  此言一出,立即有十多人愤然离席,拿起干粮饮水,转身就往山下行去。他们求学是为了考科举,而以王阳明的“妖言妄论”,拿去考试百分之百要落榜!

  刚开讲就有人离开,王阳明依旧从容,微笑着目送他们下山。

  宋公子却是个较真的,他问道:“朱子在后章‘作新民’之文有论据,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你怎么证明自己是对的?”

  王阳明笑道:“邦畿千里,惟民所止,说的是亲。为人君,止于仁,说的是亲。君子贤其贤,而亲其亲,说的是亲……君子贤其贤而亲其亲。小人乐其乐而利其利,说的还是亲。亲有仁的意思,也有新的意思。亲既然已经包含新的意思,为什么朱子要强行改为新呢?”

  “呃……”

  宋公子直接傻了。

  王阳明引用大量《大学》原句,论证那本来就是个“亲”字,而且包含了仁与新两种意义。朱熹强行改为“新”是不讲道理的,是不讲仁义的!

  诸生哗然。

  一些人不敢再听,吓得撒腿就跑。因为王阳明讲得很有道理,他们害怕自己信进去,从而耽误今后考科举。

  一些人仔细思索,陷入两难境地,不知应该听王阳明的,还是应该继续听朱熹的。

  一些人兴奋莫名,已然被王阳明所折服,恨不得今生追随其左右。

  王渊心想:“这才是非议朱子的正确方式啊,直接引用儒家经义来驳斥朱熹。有理有据,合情合法,谁敢说个不字?”

  便是朱熹亲临,也说不过王阳明。

  因为朱熹自知理亏,还专门在《大学》批注里解释,引用《尚书》和《诗经》来为自己注脚。这种引用很扯淡,相当于想要修改化学反应式,然后拿毫不相干的物理公式来进行论证。

  不是王阳明比朱熹更聪明,而是朱熹想完善理学体系,硬生生故意曲解《大学》本意。

  王阳明继续讲学,越讲越吓人,很快又有十多个生员逃跑。

  其中有几个生员,连夜逃回贵州城,直奔贵州巡抚衙门。

  等至第二天中午,他们终于见到准备出门的王质,当即跪倒告状:“王抚台,有狂生在龙岗山妖言惑众,非议圣贤朱子与程子,擅改《四书》之经义!”

  (PS1:关于《四书大全》和《五经大全》,有人认为老王乱说。确有不妥之处,已修改。)

  (PS2:明代四川,是大四川,包含今天的重庆、云南、贵州、湖南、湖北的一部分地盘,而且这些地方很多都未开化,土司数量惊人,所以说四川是蛮夷之地。还有,因为宋末和元末战乱,明代四川经济、文化、人口远远不如宋代。终明一朝,四川人口都没恢复到南宋初年的水平。)
梦回大明春最新章节http://www.12kanshu.cc/book/606/,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战争游戏指挥官在艾泽拉斯大陆作死的日子钻石王牌之强棒驾到肖魂大陆灾厄之骨当反派逆袭成主角举国随我攻入神魔世界网游之菜鸟很疯狂如何做一块合格的垫脚石万界次元交流议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