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12看书 > 梦回大明春

093【礼经魁预定】

梦回大明春 | 作者:王梓钧 | 更新时间:2020-04-28 19:59:2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至尊神医之帝君要下嫁都市超级邪医从精神病院走出的强者霍三爷,宠妻请克制剑临诸天叶玄全本小说叶玄叶灵绝世高手薄爷的小祖宗又轰动世界了腹黑将军喜当爹第一战神方寻孙静雯
  作为本次乡试的同考官,王阳明已经住进贡院好几天。

  在他被确定为考官的那一刻,就必须立即前往贡院,不得中途回家,不得中途拜访。而提调官、监试官还要挂锁,只许进、不许出,此为“锁院”,是为了防止考官串通考生作弊。

  直至确定进士榜单之后,王阳明才能离开贡院,他大概要在此处住半个多月。

  这几天,王阳明被烦透了,因为宴会太多。

  主考官、同考官到齐之后,贡院要举行宴会。出题的时候,也要举行宴会。考完第一场,还要举行宴会。

  历史上,严嵩担任正德十二年的会试同考官,在《南省记》中如此叙述:“出帘宴,出题宴,五日一大宴,三日一小宴。”

  本来出题、阅卷就时间紧迫,考官们居然还喝得醉醺醺。

  王阳明只在出题宴时喝了一场,随即就一直咳嗽(装的)。旧友知他有肺病,也不敢多劝,终于逃过喝酒的苦差事。

  第一场考完之后,誊抄好朱卷就要送来批阅。

  王阳明与温仁和属于《礼记》房考官,批改的全是本经为《礼记》之举人试卷。

  温仁和,字民怀,四川华阳人,此时为翰林院编修。他比王阳明年轻几岁,比王阳明晚一届中进士,官职也没王阳明那么大,所以这一房自然是王阳明为主。

  朱卷呈上,王阳明与温仁和一人一半,批阅完毕之后再交给对方重复阅卷。

  两人给出的评语很有意思,就拿士子毛宪的试卷为例——

  王阳明的评价是:“经义贵平正,此作虽无甚奇特,取其平正而已,录之。”

  温仁和的评价是:“讲两如字,回护掩印,明白简当,读之足以起人仁孝之心。”

  似乎没有文章能入王阳明的法眼,每次都评价为“气颇平顺”、“取其平正”,偶尔还加个“无甚奇特”、“无甚出彩”。他对进士文章的要求也不高,能写得平顺,把道理讲通就可以了。

  而温仁和总是能找出文章亮点,夸耀赞叹一番,跟王阳明的批阅风格正好相反。

  大概在第一场考完的隔日下午,王阳明终于批阅到王渊的卷子。

  只看到第一篇四书文,王阳明就想起自己在贵州的弟子,风格实在太相似了。

  不过他也不敢确定,因为朝廷对会试文章有规定,必须写得朴实简洁,不得用生僻字、不得卖花俏,所以大家写出来的都差不多。

  但王渊的文风论述精密,承转严丝合缝,而且不累赘用词,特色还是非常强烈的,所以王阳明一看就觉得似曾相识。

  “此作旨趣虽无甚奇特,胜在语论卓有根据,气颇平顺,故录之。”这是王阳明对王渊第一篇四书文的评语。

  而温仁和的评语则是:“认理真而措词不拘不泛,论据详而主旨吻合传注,行文周密而次第转承无隙,此题作者当为道学精深之辈也。”

  仅看温仁和的评语,似乎王渊已经成为儒学大师,其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只要温仁和看好的卷子,评语全都这样夸赞,他总能找出文章的精妙之处。

  直至王阳明阅到王渊的第三道《礼记》题,脸上突然浮现出古怪笑容。

  他终于能够确定,这就是自己学生的卷子!

  因为文章在论述的时候,出现了“盖天地之道,先以化生,后以形生。化生者天地,即父母也;形生者父母,即天地也”。

  这段话,是《礼记大全》批注里没有的,也是前人没有记述的。出自王阳明结合《朱子语类》,对《礼记》的深入理解,而且没有给其他弟子讲过,只在王渊请教学问时随口一提。

  王阳明摇头笑了笑,提笔写出评语:“事亲事天,发挥透彻。此作文气平正,当录之。”

  温仁和的评语则一如既往夸赞:“事亲与事天,无外乎爱以敬。此作文旨如旧,然天地父母却出新意,暗合朱子之语类,发人深省,令吾茅塞顿开。观诸士子之作,无逾此篇者。当为此次《礼记》第一!”

  会试文章讲究中正平和、淳朴简洁,但若能写出符合朱熹理论的新意,绝对可以让阅卷官兴奋莫名——这比写得花团锦簇、气势磅礴还难。

  温仁和就被王渊的文章惊到了,准确来说,是被王阳明的理解惊到了,王渊只不过是把王阳明的讲课内容搬到答卷而已。

  会试朱卷,两位房官可以改完一些,就立即送去给副考官,副考官改完再送给主考官。也可以全部改完了,再一股脑甩给副考官,但肯定要把副考官搞得措手不及,因为阅卷时间非常紧迫。

  好在《礼记》考生人数稀少,王阳明与温仁和的阅卷工作最轻。

  《诗经》房的阅卷官,试卷只批阅了四分之一,王阳明、温仁和就已经把《礼记》卷子给改完。而且他们批阅还很仔细,精彩文章要反复品味好几遍,但就是收工超快,谁让《礼记》考生人数那么少呢。

  《春秋》房那边的情况也差不多。

  剩下两场的考试内容不被重视,考得好锦上添花,考得不好也无所谓,只要别把公文格式写错、不出现常识性错误即可。

  主要还是阅卷工作时间太紧,根本没时间细看剩下两场的答卷,而且那些公文和策论也很难分出孰优孰劣。

  到了二月二十五这天,各房把批好的朱卷全部呈上,提调官也把考生的墨卷送来。

  房官们要给朱卷、墨卷对号,对不上号的一律不取。

  墨卷朱卷加起来七千多份,明代又没有电脑检索,需要在堆积如山的卷子中,找出相同序号的进行比对。

  号数对了,还要对比朱卷和墨卷的内容,一旦发现内容不同,那就按作弊来弃置不管——如果是誊卷官抄错的,那考生只能自认倒霉。这种情况很少发生,因为誊抄阶段就需反复比对,但也偶尔有考生躺着中枪。

  主考官和副考官,根本来不及仔细阅卷,大部分时间都花在追认房官送卷的相关手续上。他们的职责不是取最好的卷子,而是确定取中的卷子不出错,一旦出错就前途尽毁。

  “伯安兄为何不荐此卷?此生很可能被主考判为礼经魁。”温仁和指着王渊的卷子问。

  王阳明跟温仁和关系不错,知道对方为人正直,也不刻意隐瞒,只苦笑道:“非不荐也,乃避嫌也。”

  “避嫌?”温仁和不解道。

  王阳明解释说:“此卷考生,极有可能是我在贵州收的学生。他的文风非常鲜明,一看便知,所以我不能做他的房师。”

  温仁和惊讶道:“伯安兄只在贵州谪居一年多,居然教出这等优秀学生!”

  “此子今年才十六岁,准确来说,还有一个多月才满十六岁,”王阳明颇为欣慰的笑道,“而且我教他的时候,他刚学完《四书》。我离开贵州的时候,他的《礼记》也只能算粗通,没想到此时居然大为长进。我以为他三年之后才能考会试呢。”

  “此神童也!”温仁和赞叹一句,笑道,“既然伯安兄不荐,那就便宜我了。该当我成为此次会试礼经魁的房师!”

  会试跟乡试一样,也要选出五经魁,会元就是五魁首,因此前五名必然本经各自不同。

  王渊的答卷只能算优异,按理说,能排进前一百名就不错了。他若被选为礼经魁,全凭把王阳明的讲课内容搬到答卷上。

  那几句话跟心学有关,但没有脱离程朱理学的范畴,是王阳明在理学基础上独创的,温仁和的评语直接是:“令吾茅塞顿开!”

  能让阅卷官茅塞顿开,如果不能被选为经魁,那还有哪个考生有此资格?
梦回大明春最新章节http://www.12kanshu.cc/book/606/,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战争游戏指挥官在艾泽拉斯大陆作死的日子钻石王牌之强棒驾到肖魂大陆灾厄之骨当反派逆袭成主角举国随我攻入神魔世界网游之菜鸟很疯狂如何做一块合格的垫脚石万界次元交流议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