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12看书 > 梦回大明春

《梦回大明春》正文 113【琼林宴】

梦回大明春 | 作者:王梓钧 | 更新时间:2020-09-18 23:24:43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至尊神医之帝君要下嫁都市超级邪医从精神病院走出的强者霍三爷,宠妻请克制剑临诸天叶玄全本小说叶玄叶灵绝世高手薄爷的小祖宗又轰动世界了腹黑将军喜当爹第一战神方寻孙静雯
  

  一条鞭法的实际开创者桂萼,跟金罍同样倒霉,皆会试名列前茅,殿试之后被甩到三榜。

  金罍是文章写得太空洞,桂萼是文章写得太细致。

  王渊谈了马政、盐政、茶政、田政、税收、户籍等诸多问题,由于篇幅有限,每个问题都难以深入探讨。

  而桂萼的文章专讲田政和税收,他认为流民遍地、乱军四起,是因为田政日趋崩坏,税收制度跟不上时代发展。什么清丈土地啊、改实物赋税为银钱征收啊,反正啰里吧嗦扯了一堆,而且还说得非常有道理。

  问题是,不管王渊还是桂萼,他们所说的那些想法,从弘治朝就有许多大臣提出过,根本不算什么新鲜事——摊丁入亩除外。

  殿试文章该怎么写?

  有两种方式。

  一种是提出切实可行的指导性方针,比如洪武朝状元黄观的《平戎策》,归纳起来就几句话:“北方蛮夷很坏,仅凭教化无用,劳师远征无法一次性铲除。应该屯兵边疆,耕战并举,步步为营。”没有任何实际操作细节,只需提出指导性方针即可,该怎么办交给具体执行人。

  一种是杨慎那种花样文章,用典详实、博古通今、遵循大道、恪守礼制、垂拱而治,读起来朗朗上口,看起来花团锦簇。仔细一品,等于啥都没说,实际问题被回避了,而且必须承认他写得很对。

  若非王渊会试前三,阅卷官不想落会试考官的面子,他肯定跟桂萼一样被甩到第三榜。

  礼部。

  恩荣宴,即琼林宴。

  桂萼被礼部吏员带到席位,一脸郁闷的坐下,垂头丧气不想跟人说话。

  就在此时,大概数十名新科进士,突然站起来抱拳祝贺,却是王渊、金罍和何邦宪三位云贵进士结伴而来。

  王渊自被领去状元位就座,金罍排在桂萼之后大约十位。

  何邦宪就更厉害,他会试倒数第四,殿试倒数第二十一,反正不管怎么倒数都是进士。

  之前考再好有毛用,会试第六的马性鲁,会试第十一的吴惠,会试第十六的朱寅,现在都被列为三榜进士。

  对了,二甲第四名叫马应龙,传胪唱名的时候,让王渊回忆起不堪往事。

  探花余本出现时,诸多进士同样离席问候,王渊也起身抱拳道:“子华兄,有礼了。”

  “若虚兄,恭喜恭喜!”余本笑道。

  王渊也笑道:“同喜同喜。”

  如果说,谁对王渊做状元最没意见,当属余本无疑。

  此君会试成绩将近两百名,居然能够排进一甲,早就喜出外望了,随便哪个当状元都跟他无关。

  余本的殿试文章,写法跟杨慎差不多。而他的性格为人,则跟金罍比较相似,都是那种埋头钻研学问,不怎么沾染实务,而且容易得罪人的类型。

  历史上,这家伙两次被贬官,都是因为乱说话闹的。一次是皇宫失火,大臣们应诏陈明时事,余本说了一堆真话,被扔去广东当提学副使;又在广东履任期间,弹劾巡按御史毛风贪赃枉法,毛风反手诬陷,两人同时遭罢官。

  有趣的是,在嘉靖上位之后,不合群的余本和金罍,都被视为杨廷和的反对者而升官。

  宴席还没开始,两人坐得又近,余本赞道:“若虚兄之会试程墨,我有幸一睹,第一篇制文就令人叹为观止!”

  王渊惊讶道:“会试程墨已经刊印了?”

  程墨就是考生的范文,乡试与会试都要整理编印,但绝对不可能如此迅速。

  余本笑道:“我看到的是手抄卷。”

  王渊认真回想了一下,会试四书第一题,好像是“如切如磋者,道学也;如琢如磨者,自修也”。他那篇文章写得很正常,唯一点亮是把《中庸》里的“齐明盛服”扯进去,让《大学》与《中庸》的论述进行统一。

  这种两相印证的论述方式,朱熹章句里没讲,沈复璁也没有讲,是王阳明平时授课时讲的。

  王渊笑着说:“可是齐明盛服?”

  “正是如此,”余本感慨道,“我学《大学》、《中庸》之时,对这两处只是隐有所动,真没想过二者之道可以殊途同归!”

  王渊道:“此乃吾之授业恩师所讲。”

  “不知若虚兄之业师,是哪位大贤?”余本追问道。

  王渊已经知道王阳明是同考官,他犹豫一番,发现没啥可隐瞒的,便说道:“便是这次《礼记》房同考官之一,王讳守仁公。”

  “原来是阳明子之高徒,失敬,失敬!”余本是浙江宁波府人,跟王阳明所在的绍兴府紧挨着。

  王渊笑道:“吾拜在先生门下,还多亏了阉竖刘瑾。”

  余本感兴趣道:“有何说法?”

  王渊解释说:“我本是贵州农家子弟,世代务农,连私学都读不起。十岁那年遇到蒙师,他是绍兴府的秀才,后来捐了一个小官,却因上官得罪刘瑾而被连累,流放云南途中遭遇贼寇。父亲将恩师救回家中,我才开始读书识字。”

  “若虚兄十岁才识字?”余本震惊无比。

  王渊点头道:“确实如此。及至恩师守仁公,因触怒刘瑾贬谪贵州,穴居于荒山野岭,一边耕种一边授课,我才有幸慕名拜入恩师门下。”

  余本恍然大悟,赞道:“此当为一桩佳话!”

  可不就是佳话吗?

  太正能量,太立志了!

  一个没钱读书的农家孩童,跟随被陷害流放的秀才识字。又遇到被贬官的当朝大儒,这大儒惨到住山洞,如此艰苦还不忘兴教化,给了贫困孩童一个真正进学的机会。

  如今,大儒平反昭雪,并且获得升迁。而那个农家孩童,也少年得志,成为皇帝钦点的状元。

  简直就该写文章大肆宣传,让天下士子都知晓此事。

  余本突然回过味来:“若虚兄今年贵庚?”

  “十六岁。”王渊说。

  余本瞠目结舌,难以置信道:“若虚兄竟只读书六年,真神童也!”

  “侥幸而已。”王渊笑道。

  二人说话之间,榜眼杨慎终于来了,众进士纷纷起身道贺。

  而今天的恩荣宴主持者、代表皇帝慰问新科进士的大学士费宏,也随后即至,场起身拜见。

  此外,殿试的阅卷官和执事官,此刻亦都到场赴宴。

  只有李东阳没到,老先生肛瘘发作,这两天疼得死去活来。

  十三位阅卷官,那天晚上竭力贬低王渊,如今却笑容满面,对王渊也是温和可亲、嘘寒问暖。

  新科状元,皇帝钦点的,谁敢表现出不满?但凡公开说一句怪话,都是对皇帝不敬,都有打压后进的嫌疑。

  费宏宣布恩荣宴开席,立即有吏员捧来牌花,代表皇帝赏赐给阅卷官、执事官和今科进士。

  牌是腰牌,花是宫花,进士簪花就簪的这个。

  其他人都是小绢牌,绣有“恩荣宴”三个字。唯独王渊作为状元,领到的是金镶银牌,字儿也是刻上去的。

  宫花也不同,其他进士戴翠叶绒花,只有王渊戴翠羽银花。

  恩荣宴并未持续太久,随便说了些话,吃了些酒菜,便集体前往鸿胪寺,学习上朝的各种礼仪。

  宴席结束的时候,杨一清路过王渊身边,语重心长地说:“状元郎,十年寒窗,殊为不易,不可与幸进之人为伍。若有机会,还是外放做官更妥。”

  王渊不明其意,但还是拱手道:“多谢冢宰提点。”

  隔日,王渊领到一套冠带朝服。至于其他进士,则继续穿传胪那天的进士服。等上朝给皇帝谢恩之后,就要把衣服还给国子监。

  当然少不了大明废纸……额,是大明宝钞,每个进士都获赐一大坨。

  (今天老王生日,不要议论其他。)

  


梦回大明春最新章节http://www.12kanshu.cc/book/606/,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战争游戏指挥官在艾泽拉斯大陆作死的日子钻石王牌之强棒驾到肖魂大陆灾厄之骨当反派逆袭成主角举国随我攻入神魔世界网游之菜鸟很疯狂如何做一块合格的垫脚石万界次元交流议会